九肖中特十准九期

聚焦練兵備戰的火熱生活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焦凡洪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4-17 09:29

戰爭文學的吸引力,很大程度上來源于其對戰爭對抗的藝術表現。和平時期,少了戰爭進程的直接對抗,這就為現實題材軍事文學的創作帶來極大的難度。

現實題材軍事文學要想打開新局面,就必須要圍繞軍隊的主責主業下功夫。首要的,就是濃墨重彩地書寫戰爭準備的過程。只有聚焦軍隊的主責主業,謳歌官兵的戰斗精神,展現練兵備戰的生活魅力,新時代軍事文學的自身特色才會彰顯,發展路徑才會拓寬。

軍隊從來為打仗,軍人生來為打贏,打仗與準備打仗構成了我軍恒久的使命任務。所以,我軍永遠是一支聽黨指揮的戰斗隊。然而,當戰場的硝煙散盡之后,在一些官兵的眼中,敵人已經無蹤無影,槍上的瞄準鏡里只剩了太平的光景。于是思戰與忘戰、研戰與厭戰、常備與懈備、武備與無備等,就成了處于和平環境的軍隊永遠要面臨的矛盾問題,這關乎著軍隊和國家的命運,也是文學需要呼喚和直面的重大課題。因此,描寫和平背景下軍人的生存狀態和備戰狀態,就是軍事文學創作的生命活力所在。

特別是進入新時代,我軍的工作重心歸正,主業職能歸位,使當兵打仗、帶兵打仗、練兵打仗成為全軍將士的共同追求與實踐。備戰打仗的激情使得火熱的軍營生活如冰河開裂般洶涌澎湃,這更為軍事文學創作提供了新的題材和美學素質。軍事文學創作應當及時而鮮活地反映軍事斗爭準備的生活狀態,挖掘其中的思想意蘊、文化底蘊和戰斗情韻,在增強獨特魅力中提升自身的審美價值。

備戰打仗的練兵實踐也是以科學軍事思想和先進軍事理論為指導的,軍事生活的精彩離不開理論的武裝、思想的引領。實事求是地講,一些現實題材軍事文學作品對于這種思想智慧尚缺乏充分的自覺,亦缺少藝術的表達,這甚至成了制約軍事文學創作質量提升的一個短板。主題的僵硬、理念的直露,使作品的意旨突兀;軍事謀略的貧瘠、軍事智慧的淺浮,令作品的思想蒼白。從某種意義上說,戰爭與戰爭準備是一種高端的政治藝術。那些革命戰爭文學之所以成為經典,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對我黨我軍精妙的戰爭戰略藝術和戰場戰斗藝術的精湛描寫。

在習近平強軍思想指引下,我軍的改革帶來了軍事理論的巨大變革,它在吸納傳統兵學文化精髓、傳承革命戰爭紅色基因的基礎上,著眼未來戰爭要求,推出了一批戰爭理論、戰役理論、戰術理論的新成果,新的戰法、訓法也應運而生。在這些智慧轉化為戰力的過程中,必然要沖破固有思維觀念的定勢和改變固有軍事生活的慣性,使軍事理論在軍事實踐的砥礪中綻放光芒。軍事文學作品應當把這種軍事斗爭準備實踐的思想魅力表現出來,把練兵打仗的戰略戰術表達出來,呈現出當代中國的兵學文化之美。

在和平年代里,軍隊的前進步伐既與國家和社會的發展同向,又有著自身的行為規范。備戰意識的自省、臨戰狀態的自律,決定了軍隊練兵備戰的生活具有典型性,而這種典型性是在歷史和社會的經緯中凸顯的。備戰打仗過程中最需要克服“和平積弊”,官兵要永遠保持戰斗員的本色也絕非易事。把平時當戰時,將崗位作戰位,在模擬的戰場上體驗未來戰爭,他們磨礪的不光是手中武器,還有精神利劍。他們需要戰勝的對手不僅是敵人,還有自我。這就使得練兵備戰的生活充滿了有別于戰爭形態的繁復和駁雜。因此,軍事文學創作不應就訓練而寫訓練,就演習而寫演習,使文學的場域促狹;更不能將嚴肅的軍事生活“游戲化”“娛樂化”,使文學的旨趣庸俗化。它應以政治的、社會的視角解讀校場上的硝煙,在歷史的縱深里反映練兵備戰生活的厚重,鞭辟入里地揭示現實矛盾斗爭的實質,全方位地透視當代軍營壯闊的戰斗圖景。

軍營的主人公是廣大官兵,軍事生活的戰斗魅力在于軍人精神世界的雄渾壯麗。進入新時代,社會生活的開放性、自由性、舒適性程度越來越高,它與軍營備戰打仗生活的封閉性、緊張性、艱苦性的反差越來越大,這就注定了當代軍人自踏上軍旅的那一刻起,就要風雨兼程,接受前所未有的洗禮與考驗。他們的思想將跨越艱難的高程,心靈將走過復雜的旅程,這種精神的“行軍”是長期的,充滿著艱難險阻。

當代官兵需要在各種社會思潮、價值判斷的交匯和激蕩中堅守自己的理想信念、核心價值和職業操守,這就要求軍事文學創作的筆觸既要潛入部隊演兵場的前沿,更要探入指戰員的內心,展現軍人對美好精神和生活的向往,在表現練兵備戰的滾滾鐵流中揭示官兵的心靈世界和成長歷程,塑造好新時代軍人的嶄新形象。

戰爭是鍛造歷史英雄的熔爐,練兵備戰的生活同樣是培育新時代英雄的沃土。現代戰爭的信息化,要求必須實現軍事人員的現代化。我軍的改革不僅進行了軍隊組織架構和力量體系的整體性、革命性重塑,而且創新了培塑新型高素質軍事人才的體制機制,營造了實現軍事人員現代化的良好環境。在如火如荼的軍事斗爭準備中,一批前瞻型軍事理論人才、尖端型軍事科技人才、復合型指揮人才、智能型參謀人才、精英型作戰人才等脫穎而出。在他們身上集中體現著“四有”新一代革命軍人的標準要求。這就為我軍的戰斗精神注入了新的內涵,使在備戰打仗實踐中涌現的英雄人物具有了嶄新風貌。

過去,為了戰爭勝利在戰場上浴血拼殺的軍人是可歌可泣的。今天,為了勝戰在改革中浴火重生的軍人同樣值得大書特書,關鍵是文學作品要表現出英雄人物的時代特征。這就需要軍事文學進行創作理念、創作方法的“升級換代”。以新思維探知軍事生活的新質地,以新語境講述中國軍人的新故事,以新手法塑造當代官兵的新形象;通過對練兵備戰生活的“正面強攻”,展現我軍向實現強軍目標而奮勇進擊的時代風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九肖中特十准九期 山西十一选五结果详情 江苏十一选五复式表 秒速时时怎么注册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板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app手机版 秒速飞艇规律 腾讯分分彩助赢软件app 腾讯分分彩24小时开奖记录 pk10购买技巧 福建体彩派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