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肖中特十准九期

臨沂艦艦長張廣耀:十年磨“艦”,他做祖國的“值更人”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通化 陳國全 李 唐 李 昊 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4-18 01:14

《紅海行動》全國公映后,臨沂艦在后甲板舉行了一場“特映會”。“特映會”上,臨沂艦官兵們津津有味地看著影片,投向大屏幕的眼神里滿是自豪。熱切而又激動的觀影人群中,沒有張廣耀的身影。他貓在艦長室里,像往常一樣安靜地看書。 “我不習慣我們的軍人始終處在榮耀的高光中,軍人面對戰火、面對危險,沒什么值得炫耀的。”他說。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臨沂艦在大洋上破浪前行。趙井冬攝

對話海軍臨沂艦艦長張廣耀——

時代在淘汰人,時代也在挑選人

■解放軍報記者 王通化 陳國全 特約記者 李 唐 通訊員 李 昊

《紅海行動》全國公映后,臨沂艦在后甲板舉行了一場“特映會”。

這部累計票房達36.51億的燃爆大片,讓全國觀眾記住了臨沂艦這位特殊的“男一號”。

“特映會”上,臨沂艦官兵們津津有味地看著影片,投向大屏幕的眼神里滿是自豪。

熱切而又激動的觀影人群中,沒有張廣耀的身影。那天晚上,他貓在艦長室里,像往常一樣安靜地看書。

事實上,直到今天,這位臨沂艦第二任艦長都沒有看過這部以臨沂艦撤僑行動為背景的影片。

“我不習慣我們的軍人始終處在榮耀的高光中,軍人面對戰火、面對危險,沒什么值得炫耀的。”他說。

盡管張廣耀不習慣,但并不妨礙他和戰友們親身經歷的這一“榮耀時刻”被《黨的十八大以來大事記》《改革開放四十年大事記》等歷史文獻記住。

在體現大國風范、大國軍隊擔當的宏大敘事中,臨沂艦注定是繞不開的字眼。在中國戰艦序列里,你可能很難再找出一艘像臨沂艦這樣,在現實中和熒幕上都扮演過“英雄的角色”。

如同作家的“那一本書”,歌手的“那一首歌”,《紅海行動》里那艘帥酷的戰艦,正是臨沂艦的“那一個角色”。

“臨沂艦是角兒,我們不是。”張廣耀說,“但能讓臨沂艦成為角兒,是我們的幸運,更是我們的使命。”

我們正駛在一片前所未有的“開闊水域”

“臨沂艦哪里去了?”這兩年,臨沂艦似乎從公眾視野里“消失”了。

“我們專心干了一件事,給航母遼寧艦當‘帶刀護衛’。”聊起這個話題時,張廣耀冷靜克制的表情開始有了變化。

“我們是最懂遼寧艦的一艘艦。”張廣耀幾乎是一口氣,以一種排比的方式揭秘了臨沂艦這兩年的神秘航跡:“遼寧艦第一次實彈射擊時,我們在它的身旁;遼寧艦第一次遠海訓練,我們是航母編隊中的一員;殲-15第一次夜間著艦,我們是它們降落航母的基準艦……”

眼前的這位艦長雖然不習慣自己“高調”,但絕不允許任何質疑臨沂艦的聲音。

“遼寧艦成長的每一個關鍵節點,我們都在。”話語斬釘截鐵,難怪張廣耀的搭檔、臨沂艦政委趙井冬說他是一個“特別有決斷力的人”。

的確,在記者連續兩天的采訪、觀察中,張廣耀的話語體系里很少出現那種很圓融或模棱兩可的詞匯。尤其是站在駕駛室,眺望著大海談論未來時,他言談時的急速、眉宇間閃過的激情,毫不掩飾內心深處的自信。

這位在臨沂艦上快速成長起來的艦長,跟隨臨沂艦出色完成了中俄聯演、亞丁灣護航、也門撤僑等40余項重大任務。

這些廣為人知的故事,張廣耀不打算重復講述,而是試圖提煉總結:“我們正駛在一片前所未有的‘開闊水域’,很多時候都在‘全速前進’。”

速度有多快?臨沂艦“大事記”清晰記錄了他們“全速前進”的航跡——

入列不到3個月,完成一課目基礎訓練;入列未滿半年,成功發射導彈5枚,創造了海軍同型艦新紀錄;入列僅9個月,通過全訓考核……

都說四十不惑,即將迎來40歲生日的張廣耀越來越堅信自己的判斷:新時代就是這片前所未有的“開闊水域”,“全速前進”的不僅是他們,整個海軍都在開足馬力“全速前進”著。

從小癡迷軍事的張廣耀,中學時課桌底下壓的是一張英國“無敵”號輕型航母圖片。多年之后成為臨沂艦艦長,他才知道,臨沂艦前身與“無敵”號來自同一個國家——

英國海軍著名的“花”級反潛護衛艦“苜蓿”號,在二戰結束后先是被賣往香港做商船,接著被人民海軍購回搶修改裝,命名為“臨沂”號護衛艦……

個人記憶與歷史進程的交織疊合背后,是中國海軍與世界強國海軍實實在在的“時間差”。在整整一代人的成長過程中,中國海軍的發展就如同這個國家的發展一樣,開始了讓世界驚訝的加速追趕。

在世界目光里,這片“開闊水域”迎來越來越多新型戰艦的身影。“過氣網紅”不斷讓位“新晉網紅”,已成為中國海軍快速發展征程上再尋常不過的風景。

“足夠的水深,才能托得起來這么多現代化軍艦;足夠開闊的水面,才能容得下我們這一代艦長魚躍般的成長。”這位出生于1979年、伴隨著改革開放大潮成長起來的海軍艦長,有著對時代直覺般的敏銳洞察。

得知記者乘坐復興號,從北京不到3個小時便抵達青島,他立刻說:“新時代的高鐵,被我們這一代人趕上了。”

張廣耀所言非虛。這位6歲時跟著父親出遠門、第一次看到軍艦的農家子弟,軍校畢業后一度認為自己“干到副團就到頭了”,未承想迎面遇上新型戰艦井噴的時代。尤其是當上艦長之后,帶領艦員研究練兵打仗的純粹時光讓他著迷,并源源不斷給他注入雄心和信心。

“我們面前的‘水域’足夠開闊,能有多大作為,取決于你自己想有多大作為。”他說,“現在,我對未來有無限憧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九肖中特十准九期 北京pk10怎么玩 五分pk拾免费计划 内蒙古时时遗漏 网赌百人牛牛赢的规律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app下载 华兴娱乐彩票是真的吗 比分预测 幸运飞艇怎么6码诀窍 21点棋牌游戏平台 彩票刷返点